乔安娜被张伟丽征服 医院重逢鼓励她"一直赢下去"

14 3月 by admin

乔安娜被张伟丽征服 医院重逢鼓励她"一直赢下去"

乔安娜被张伟丽征服 医院重逢鼓励她"一直赢下去"
张伟丽  “就像一位女孩被丢入了狼群。”这是张伟丽于2018年8月首度踏上终极搏斗冠军赛(UFC)舞台时外界对她的点评。  那时,没人在乎张伟丽在我国缔造下的光辉战绩,由于这片MMA(归纳搏斗)圣殿,从未诞生过来自亚洲的王者。即使是首秀打败打法桀的美国人丹尼尔·泰勒之后,张伟丽也没能消除外界的质疑——因教练团队签证被拒,那一战她只能孤身前往大洋彼岸,面临生疏的环境与言语,取胜后的张伟丽仅仅与对手仓促拥抱了一下,就拘谨地退回场边。那一刻,她与UFC如此方枘圆凿。  但是只过了一年半时刻,全部天壤之别。  相较于中文名,美国UFC迷们更习气称号张伟丽为“马格南(Magnum)”——这种威力巨大的左轮手枪,是对其竞赛风格的完美归纳。在UFC赛场四战全胜,八角笼内如嗜血野兽般的彪悍风格,让我国姑娘征服了搏斗迷们挑剔的审美——上一年9月TKO(技术性击倒)巴西人杰西卡·安德拉德,让张伟丽荣膺亚洲首位UFC冠军;而在上周末与波兰人乔安娜·耶德尔泽西克那场已获UFC官方认定为“史上最精彩女子冠军赛”中,“我国一姐”以不合断定后的险胜首度完成卫冕。但仅仅这些,还远不足以令她收成现在这般厚爱。  “咱们是冠军,不是暴君”  与从前五夺UFC冠军的乔安娜比较,张伟丽更像是挑战者。  老到的波兰人习气于先让对手露怯,这是她的生存之道,乃至不吝越界。所以乔安娜才会在赛前海报上放出自己佩带防毒面具的丑恶容貌,才会不分是非地维护着那些手持波兰国旗、朝张伟丽大喊“冠状病毒”的自家粉丝,就像此前她以“宗族遗传精神病”进犯一度遭抑郁症摧残的美国选手罗斯·娜玛尤纳斯那样。  可张伟丽不再是一年半前那个拘谨的我国女孩,她摇头冷笑着劝诫乔安娜闭嘴,又在赛前留下了一句——“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不安,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八角笼里的她倒在我脚下的姿态。当咱们相互对视时,她就现已输了。”  张伟丽现已融入了这个似乎人人生而张扬的UFC国际。强硬而又不畏表达,这也是大洋彼岸的搏斗迷们宠爱张伟丽的原因,但“我国一姐”与乔安娜的实质不同,在于她的反击从始至终没有逾越竞赛自身,而将恩怨尽数留在了八角笼内。  赛场内的乔安娜仍不本分,多次在竞赛暂停时违规狙击张伟丽,后者却在最终一回合开打时自动给予拥抱。张伟丽“以德报怨”,不只由于气量与修养,也与她6岁就被送去学武的原因。在她的国际里,“武者”是有着无比重量的称谓。而跟着竞赛深化,张伟丽说自己感触到了与乔安娜“作为武者的相互尊重”——在这场毫无保留的对攻战里,她们均熬过了对手逾百次的击打。即使乔安娜赛前一系列离谱寻衅简直让外人忘了波兰人也曾是该项意图王者,但张伟丽不会。她盛赞乔安娜的坚毅,以举动饯别着自己对波兰人的回应,“咱们是冠军,不是暴君”。  故事并未就此结束。赛后,这对鼻青眼肿的对手在医院再度相遇。“她隔着帘子一向哭,由于有言语障碍,我只能用‘Good Job(干得美丽)’安慰她。”回忆起那时的场景,张伟丽目光里尽是温顺。她说,在听到乔安娜说“要一向卫冕下去,我会一向看着你”的那一刻,自己的泪水已在眼眶边打转。走出八角笼,就要收起那气势凌厉的容貌,这是张伟丽很早就理解的道理。这位热衷于收养漂泊动物的姑娘爱笑也爱恶作剧,就连被问及会不会因搏斗选手的身份而吓退寻求者时,也不忘戏弄一句:“咱们打人是要给钱的,你给了吗?”  一路一差二错,两次无悔选择  卫冕UFC冠军头衔后,张伟丽将这场成功送给了疫情影响下的祖国,她信任这场成功能给予许多人鼓动,“由于我也打败了许多波折与困难。”  张伟丽的家园坐落河北省邯郸市郊县的一个村庄,爸爸妈妈都是煤矿工人。那里素有习武的传统,但在6岁跟从村里的师父习武前,张伟丽对功夫的认知停留在武侠片中飞檐走壁的轻功。12岁那年,在张伟丽的重复央求下,爸爸妈妈将她送去了邯郸的一所武校,在逾300名学生中仅有20多位女生。在武校里,张伟丽没少挨揍,或许也正是这段阅历奠定了其日后在作业搏斗赛场的坚毅。从初入武校到成为河北省散打冠军,她只用了两年,但夸姣的故事在三年后戛但是止,在17岁那年张伟丽就因伤退役,前往北京追求生计。  幼儿园教师、酒店前台、收银员,“北漂”期间张伟丽的作业换了又换,她不止一次向哥哥张伟峰提起,自己还想打拳。2010年,张伟丽赴某健身房面试前台岗位,因店长答应其在非营业时刻使用搏击台练拳,她乃至没问薪酬就一口答应,愿次日到岗上班。其间,张伟丽曾跟从国内闻名MMA选手吴昊天练习,终在一日与吴昊天商讨时,被一旁观战的商人蔡学军相中——这位改变了张伟丽人生轨道的伯乐,也是国内第一批MMA经理人。  蔡学军被张伟丽面临男选手时的临危不惧所牵动,为后者连续争夺到了一些参赛时机,但价值则是辞去在健身房本来月薪逾2万元的出售作业,全身心投入练习。这是张伟丽在通往归纳搏斗圣殿路上的第一次重要选择,后一次则是在2016年UFC向其抛来橄榄枝。那时的张伟丽已不再是最初那个被国内闻名赛事“武林风”回绝的无名之辈,在另一场国内尖端MMA赛事“昆仑决”的一系列连胜,为她争夺到了成为国内首位女人UFC选手的时机,全部只差签字罢了。但是考虑到UFC选手将不被答应参与其他赛事,只能经过一年三场UFC竞赛堆集经历,张伟丽与蔡学军忍痛抛弃了这一时机。一年后,闫晓楠替代她,成为了“我国女子UFC第一人”。  尔后两年内,张伟丽简直把自己“关”在了拳馆内,在单调的练习中锻炼着每一个纤细的技巧,直至2018年才总算决议踏上UFC之路。随后的故事如人们所知,在那片严酷如斗兽场般的八角笼内,张伟丽一次次告知国际,自己并非那个“被丢入狼群的女孩”。即使MMA时至现在仍是国内的小众项目,她的一夜走红并非仅仅意外,在张伟丽的身上刻着从底层一路斗争而来的无畏与执着,也透出武者的气量与风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